欢迎访问荆门鹏诚机电设备有限公司网站!
您暂无未读询盘信息!

荆门鹏诚机电设备有限公司

专业从事电机维修 发电机组租赁业务

厂家直供 种类多样 性价比高

咨询热线:

13886677847

新闻资讯
当前位置 当前位置:首页 > 新闻资讯 > 时事聚焦

66岁老太婚后遭丈夫50余年虐待,愤怒恐惧下用擀面杖将其杀死,村民签字为其求情,.终获刑5年

所属分类:时事聚焦    发布时间: 2020-12-03    作者:鹏诚机电
  分享到:   
二维码分享

凌晨四点,屋外的雨不停地下着,黑暗、阴冷。66岁的韩玲(化名)从跪了一晚的地上爬起来,操起擀面杖,朝着已经沉睡的丈夫使劲儿地抡了下去。

因不堪忍受丈夫的的长期虐待和家庭暴力,2019年12月21日凌晨,黑龙江嫩江市农村妇女韩玲,杀死了结婚50余年的丈夫张强(化名)。事后,她擦干血迹,给儿子打去电话,一起前往公安局自首。

嫩江法院审理表明,结婚50多年,张强常年..,经常无故打骂、虐待韩玲。2017年以来,张强对韩玲的殴打、罚跪、虐待更加频繁,曾数次用铁链拴脚控制韩玲,不让其睡觉,并持刀威胁杀死韩玲及其儿子、孙子,迫使韩玲在其控制下生活,导致韩玲呈现“灾难性经历后的持久性人格改变。”

而上述精神鉴定,也成为法院认定韩玲作案时为限制刑事责任能力的主要依据。.终,韩玲因故意杀人罪,被判处有期徒刑五年。

韩玲的两个儿子至今记得母亲刚杀人后对他的哭诉,“在家里还不如坐牢,至少牢里没人打我。”他们回忆,母亲被父亲虐待后曾多次逃跑,但.后都因担心他们安全返回了家。而每次回家,带给她的都是无尽的伤痛。

66岁老太婚后遭丈夫50余年虐待,愤怒恐惧下用擀面杖将其杀死,村民签字为其求情,.终获刑5年

死者张强(化名/左)和被告人韩玲(化名/右)

老太用擀面杖击打丈夫致其死亡

悲剧发生在2019年12月20日晚。

黑龙江嫩江市联兴村农民张强以“自己被判刑期间韩玲未花钱把他捞出来”为由,殴打谩骂韩玲至凌晨两点,要求她出去借钱,如果借不到就杀了她、儿子儿媳和孙子。

21日凌晨4时,张强睡着,韩玲仍被罚跪在地上。她惧怕白天的到来,于是拿起大擀面杖,向张强的头抡了下去。

到处都是血,韩玲赶忙将张强的衣服脱下,用毛巾和衣服擦拭血迹,将作案工具大擀面杖、被虐的工具小擀面杖连同擦拭血迹的毛巾、衣服一同扔进室内炕洞烧毁。

7点,天蒙蒙亮,韩玲发现张强没了呼吸。她给小儿子张二(化名)打去微信电话,“你爸好像死了。”张二刚开始没信,在他记忆里,父母经常干仗,“骂这个死那个死的。”等他回到家里,凑近一看,才明白母亲说的不是气话。

张二赶忙给大哥打去电话,等大哥来了带母亲去自首。大哥张大(化名)居住在60公里外的县城,9点钟到家后,母亲和弟弟在等他,屋里已经收拾干净,看不见血迹。到派出所后,民警问起来为什么清理血迹,韩玲说,“怕吓着孩子们。”

66岁老太婚后遭丈夫50余年虐待,愤怒恐惧下用擀面杖将其杀死,村民签字为其求情,.终获刑5年

案发现场

遭丈夫50多年殴打虐待

张大印象里,父亲从没有正经工作过。1997年种了两年地,后来把地租出去后,拿到的租金三天就赌完了,还因为赌钱坐过一年多的牢。家里全靠母亲卖粉皮凉皮,刚有点钱就被父亲要去,不给就打。可即便这样,母亲还是把两个孩子拉扯大,给他们成了家。

张大说,2017年以来,父亲的脾气愈发暴躁,不允许母亲和其他男人说话。一句话不顺心,不管儿子儿媳在跟前,就扇母亲耳光,谁拉架就打谁。

联兴村村长告诉潇湘晨报,张强很少在外面打韩玲,只一次,村民看到他骑摩托车把韩玲拉地里,回来时韩玲满脸青肿。

然而更残酷的虐待往往发生在晚上。判决书显示,为了防止韩玲逃走,张强会将窗户扳手与挡板处用电焊焊死,睡觉锁三道门,数次用铁链将韩玲拴脚控制。张二说,母亲在派出所告诉民警,张强还常年让她在地上罚跪,整宿不能睡觉。

韩玲的代理律师李玉明透露了更多细节。他曾在黑河看守所见到韩玲。韩玲告诉他,张强..输了,就让她去陪别人睡觉来换取贷款。以前,她没告诉过别人这些。

村长说,村里没人跟张强..,张强就到嫩江去,玩推牌九。村里传言,张强把媳妇给输了。有人迷信,说张强着魔了,不然哪能那么变态。

出事前,自小内向的张大鼓起勇气,和父亲聊了四五个小时,求他不再打母亲。父亲不服,说,你妈有外遇。张大不敢相信,“都快70了,谁信呢。”张大怀疑父亲神志不清,多次带他去精神病院检查,结果均显示正常。

张二说,母亲身上的伤很多,鼻子出血、眼睛打青肿、口吐白沫都是常事,可她很少去医院,哪怕有一次被父亲用剪刀把下巴戳个长口子,也只是去药店拿了药自己敷上,“她嫌磕碜,父亲也不让去,他总觉得我母亲没事儿,都是装的。”

66岁老太婚后遭丈夫50余年虐待,愤怒恐惧下用擀面杖将其杀死,村民签字为其求情,.终获刑5年

为防止韩玲逃跑,晚上睡觉时,张强会锁上三道门

每次遭虐待后放心不下孩子只能回家

与父亲的暴力相伴成长,长大后,兄弟俩不愿再跟父母生活,在外成家,可父亲的暴脾气与日俱增,还曾拿着斧子追着张二砍,把汽车的挡风玻璃砸坏。

张大回忆,有5个年头,大年三十晚上,他和母亲跪在地上被父亲用巴掌、皮带轮着打。父亲逮啥用啥,甚至抄起铁棍子。急眼了,连两个儿媳妇也打。母亲被打得口吐白沫,躺炕上两三天起不来。

案发前8个多月时,母亲曾半夜两点多跑出家,藏到远房亲戚家中,张大接到母亲后,发现母亲一只眼睛被打得看不见了,他想带母亲去医院治疗,但母亲执意拒绝,害怕被父亲抓到。张大无奈带母亲住了两天酒店后,租了熟人的房子,在那里藏了母亲26天。

张大回忆,那段时间,父亲每天去县城的家里找他,夜里坐到12点才肯回,后来父亲不知怎样确定了是张大藏起来了韩玲,给儿子立下保证,说再也不打了,母亲不想回去,张大跟父亲协商,让母亲住在这里,要是想老伴了就来这里看她,父亲不依。张大想,总得给他次机会,无奈把母亲交出去。

可张大没想到,回去后,父亲就在床下加了铁链子,夜里拴着母亲的脚,防止她逃跑。几个月来,他半夜回去过六次,弟弟打电话,说母亲被打得哇哇叫

后来母亲再也没跑了,父亲夜里磨刀,威胁她,敢跑就杀了她、儿子儿媳和孙子。母亲告诉孩子们,“老了老了,对付过吧,打完消消气就得了,再过十年八年我就没了。”

张二回忆说,小时候,母亲.远跑回到一千公里外的老家,那时他和哥哥年龄小,父亲找不着母亲就揍他和哥哥。母亲放心不下孩子,只能回家。“小时候就为了俺俩,大了就为了这个家。”

66岁老太婚后遭丈夫50余年虐待,愤怒恐惧下用擀面杖将其杀死,村民签字为其求情,.终获刑5年

事发后,联兴村村民联名上书给嫩江法院请求轻判韩玲

百名村民联名上书求轻判

张大回忆事发当天回家见到母亲的样子,特别镇静。“不正常,母亲胆子特别小,邻居家死个人,她下午五点就得锁上门,不敢一个人在家。在我的印象中发生这事..要吓死她。”

兄弟俩觉得不对劲,要求公安机关给母亲做精神鉴定。

鉴定结果表明,韩玲灾难性经历后,持久性人格改变,作案时为限制刑事责任能力。

韩玲被拘捕后,联兴村上百名村民联名给嫩江人民法院写信,信中写,“平时韩玲与村民相处非常融洽,是个热心肠的人,对家庭任劳任怨,是合格的妻子和母亲。韩玲长期忍受家暴,精神不是很好,同时也失去了生活的勇气,导致本案的严重后果,由于韩玲年世(事)已高患有高血压、心脏并等多种疾病,希望法院予以从轻、减轻处罚。”

李律师表示,受害人有重大过错,长期虐待被告人,因此案件有一定的防卫性质,同时根据《中华人民共和国妇女权益保障法》对家庭暴力的界定,请求予以韩玲轻判、缓刑。

联兴村妇女主任告诉记者,派出所和乡妇联都去过张强家,只她就去张强家协商了四五次,2016年《反家庭暴力法》开始实施,还特意去他家开了宣传会,男人来得少,村里很多妇女都来参加了。走时张强承诺不再打媳妇儿了,好好过日子,“表面说得好,但是都知道他是个啥人。”但她表示,大家都没办法了,“家庭的事儿,弄不明白,清官难断家务事,女人是个弱势群体。没办法,以后只能尽可能杜绝家暴,多宣传,提高女人的地位。”

李律师回忆,检察院当时开了听证会、村长、村民代表、和乡里的妇联主席、人大代表、政协委员以及公安机关参加。听完韩玲的遭遇,女检察官落了眼泪。而在他的律师从业生涯中,这样情节恶劣的案件也实属罕见。

2020年10月26日,被告人韩玲,犯故意杀人罪,判处有期徒刑五年。

兄弟俩告诉记者,母亲患有心脏病和高血压等多种疾病,他们常常牵挂,如今只盼母亲早日出狱。

文章来源于今日头条,如有侵权,请联系我们删除!